您的位置: 贵港资讯网 > 健康

莲花和五个男人的一夜情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3:32:12

一    熟悉我的人都说我像拍电视的演员王宝强。走自己的路,让他们打车去吧,懒得搭理他们。  不过,我觉得今年的运气不错,倒是像一片成名的王宝强。今年啊,我要摘掉戴着十年“民办教师”的帽子了。县里给我们乡两名民师转公办教师的指标,经过笔试,我和我那42岁的堂兄最后直接入围。按照县教育局的规定,我们俩还取得了为期一年的去教师进修学校进修的机会,只要通过学业考试,就要办理转正手续了。哎,想想我总算是十年的民师生活熬到头了。  要说我那堂兄,脑子比我还榆木疙瘩呢。瞧那张苦瓜似的脸,要是演解放前受苦受难的穷苦人都不需要化妆的。不过人家就是好福气,竟然娶到了咱村子里俊俏的莲花。更可气的是,他是亡妻后娶的莲花的。莲花是我打小青梅竹马,我至今还记得上小学时她每天跟在我屁股后面。不过,到小学四年级,她因家穷,就辍学了。我一直就喜欢莲花,不仅那张俊秀的身材让我痴迷,还有就是打小她就贤淑能干。说到这,我气不打一处来,要不是我那封建思想作怪,而今应该是我每天搂着莲花的睡觉。要不是我父母的那封建思想作祟,哪至于我至今还孤枕难眠啊。我父母给我和她找先生算过生辰八字,说我们俩命相克,尽管我曾做出过反抗,但是父母就是不买我的帐。往事不堪回首,不说了,唉。  正月十六是新学期开学报名。下午的天气仍很阴冷,西北风像刀子一样割脸。我把吃的穿的用的一股脑地塞进蛇皮袋里,去村子的路口等堂叔的拖拉机。他今天去县城买化肥,我就顺便搭乘。没等几分钟,一辆手扶拖拉机“嘟嘟嘟”地从村的那头歪歪斜斜地开过来。堂叔停下拖拉机。拖拉机前面的水箱上贴着一个对联横批,上面有四个行书字体——“出入平安”。一看就是堂兄的字。别看他长得粗糙,却能写出一手的行草,老天爷真是颠三倒四。车斗里坐着堂兄和莲花,堂兄裹着军大衣,莲花穿着棉袄,裹着头巾。他们俩挨着坐在一起,下面垫着禳草。莲花的怀里抱着她的8岁的孩子龙丹。不大的车斗里其他地方被大小不一的蛇皮袋占据了,通过袋口露出的东西能看出有被子和锅盆之类做饭的用具。我先看到了莲花。四目相视,我条件反射地转移了目光。  “大军兄弟,上来吧。”莲花主动跟我打招呼。  我也习惯这样的称呼了,但我每听一次,心理像被虫子啃噬一下,心想,你还比我小月份呢。我木然地“嗯”了一声,把我的包放在空隙出,车斗里的空间很狭小了。我爬上车厢里,站在狭小的空挡里。莲花用手示意我坐在她旁边那垛禳草,意思是让我坐在她的旁边。我一时窘得慌,就说,“不用了。我还是站着吧,反正也不远。”  “那哪行啊,冷着呢,还是坐下吧。”  我局促地紧挨着坐在莲花的身边。拖拉机又继续往前走。车斗像小船一样左右地摇晃着,两旁的白杨树也往后倒退着。我的头一直朝着尾部那些蛇皮袋的方向瞅着。大家沉默不语,我为了打破这份尴尬,没有扭过头,依然看着那些大包小包,就问:“你们准备搬家啊,带这么多东西?”堂兄依然把双手交叉缩在军大衣的袖子里,低着头也龟缩在衣领里,也不吭声。莲花接过话茬,“我和你哥商量好了,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,从这个学期起把你侄子转到县城上,农闲时我去照料孩子,农忙时我就回家料理农活。反正他接孩子还是能抽得了空的。”小龙丹从裹着的棉被里路出清纯的小脸,朝我做个怪脸。我应了一声,于是又没话了。拖拉机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的厉害,我不时地与莲花挤在一起,有时借助惯性有意无意地朝莲花那边歪。她的身子很有弹性,还散发着诱人的酮体香味,我屏住呼吸享受着。    二    经过三个多小时颠簸,终于到了这座山区小县城。教师进修学校就在城西头的路边,我跳下车斗,拎起我的包。拖拉机继续朝着前面的方向开去。  其他4个室友都到齐了。我把床铺整理好后躺在床上看我带的那本小说,他们四个在打诨插科着过年走亲访友奇闻异事。可能是昨天晚上打了大半宿的麻将,看着看着便睡着了。  春天正是山花烂漫的季节。山脚下的渠道上,我和莲花背着框子打猪草。一只野兔从草丛里惊吓地逃窜出去,我捡起一块石头早去,兔子逃之夭夭。割了一会儿,我就没劲了,莲花很快就割了差不多一筐的草。故伎重演,想叫莲花帮我割草。我趁莲花低头在那边割草,我偷偷地将她割好放在地上的草放进我的框子里。于是,我便找了一些扁平的石子,站在渠边玩起打水漂。水边的石头上长满着青苔,我一不小心,滑到掉进水里。我惊叫着:“莲花!莲花!”  这一叫,把我自己也惊醒了。室友们都扭着头朝我笑,其中那个最会搞恶的沈晓明揶揄道:“呵呵,大军,咋地了,又想你莲花嫂子了?没事,这回你给我们哥几个那一盒烟,算作封口费,我们保证不揭发你的罪行。”几个人都哄堂大笑。  “我的烟霉烂了也不让你几个烟鬼抽。”我鄙夷地看着他们说。  正说着,莲花一手拎着一个小包,一手扯着孩子进来了,他们又坏笑起来。莲花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,并和他们打招呼。他们几个中都围上去,借摸孩子的头机会趁机亲近莲花。“哦,莲花来了,当家的呢?”话没落音,堂兄肩上扛一个手里拿一个蛇皮袋进来了。  我从床上坐起来,便问,“你们咋没去租的房子那里?”  “哪儿哟,房东到外地走亲戚去了,还没有回来,听邻居说,明天就到家。这不,只能到这里先暂且歇歇脚了。”莲花应答者。龙丹坐在爸爸的床沿上。  “咋的,嫂子你们要进城过日子?”沈晓明假惺惺的问道。  “嗯,他爸胃不好,学校食堂的伙食或冷或热的,我来给他调理一下,再说他一个同学在县城一所小学当领导,于是我们就想把孩子弄来到他的学校上学。我们租的房子离这里不很远,有空去坐坐,嫂子我也顺带给大家打打牙祭。”莲花爽快地说着。  那几个都乐呵呵地笑着,“那敢情好。需要我们帮忙应一声。”沈晓明在一旁阴笑着说,“大军就不用邀请了,他鬼着呢。”于是,大家又一次哄堂大笑。笑得莲花一脸愕然的样子。我从上铺上下来,帮堂兄整理东西,那个死沈晓明又在一旁哂笑地说,“老大,您老人家可要当心啊,老六这家伙人小鬼大,您可得防着点呢。”在寝室里,论年龄排,堂兄老大,我28岁最小排老六。说到这,其他那几个家伙在一边帮衬,“就是,就是,老大,老小鬼着呢。”莲花从一个蛇皮袋里拿出了自制的米花糖请室友们吃。堂兄依然低头整理他的包裹,“都是兄弟,他鬼什么?”这时,堂兄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他拿出他那老掉牙的手机,接听着,“啊,你说咋回事?说清楚啊。”大家都不吭声。莲花凑到跟前,也细细地听着,但肯定也听不清。“那好吧,我尽快赶回去。”挂了手机,莲花一脸疑惑地问道:“他爸,咋回事?”  “唉,今天出门没算日子,刚到又要回去。”堂兄悻悻地自语着。  “到底是咋回事呢,你倒说呀。”莲花由疑惑变成了惊悚,心想不会是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吧。  “我那二弟和他媳妇打起来了,可能还打得不轻,我得回去。”  “就他那身子骨还敢和二弟媳打架?你是兄长,你不回去估计凭你爸难行。你回去,我们娘俩也得跟着回去啊。”于是,莲花就准备拉孩子站起来准备走。  “这一来一回地别把孩子折腾坏了,我看啦,还是叫她们娘俩别回去了。”沈晓明在后面建议着。大家都在一旁附和着。  堂兄犹豫不决的样子,看看莲花,看看大家。莲花也一时也没注意。“老大,你放心回去吧,这里有我们呢,我们班唯一那朵金花还没来报到,我看啦,就叫嫂子和侄子在寝室里休息,要不然我们大家到别的寝室去挤一宿,这个寝室就给她们娘俩住。”堂兄有看看莲花和孩子,见莲花没有反对的意思,就回头对大家说:“那好吧,就麻烦大家了,我尽早赶回来。再说,就是到旅馆我也不放心啊,肯定没有这里让我放心。”堂兄一脸真诚的样子。其实,我知道,堂兄特别的抠门,莲花回去还得多掏10快钱的车票呢,哪舍得花上几块钱住旅馆啊。不走也好,我那点心思就不说了。  “大家都背过脸,让老大和嫂夫人吻别吧。”沈晓明又贫他那张破嘴。寝室里又荡漾起一阵笑声。  堂兄和莲花交代一下,匆匆赶了回去。    三    莲花整理着堂兄的床铺。我和没有报到注册的老五去教导处。回来后,天渐渐地暗了下来,小龙丹在木楼前的空地上敞开着衣襟撵着寝室里那个破足球疯着玩,头上都是汗涔涔的,冒着热气。我叫他一道去吃饭,孩子似乎意犹未尽,但还是拾起球跟着回到寝室。  莲花坐在床沿织着线衣。见到我的身影,她抬起头,笑盈盈地说:“大军兄弟回来了。”我嗯了一声,几本书放到我的床铺上,并对她说,“莲花,我们吃完饭去吧。”  “谢谢你,你去吧,中午吃的饱,不饿,再说我们带的有呢。”莲花依然织着线衣。  “那哪行啊,大哥不在,我总不能连一顿饭都不招待吧,回去了我的脸往哪搁啊?”  莲花执意不肯去。这时沈晓明说了句人话,“就是啊,别说大军没面子,我们哥几个也难堪啊。要不这样吧,今天给我们几个兄弟一个机会,请你们娘俩吃顿便饭,以后我们嘴馋的时候也好到嫂子那里蹭饭啊。”其他人都在一起迎合着,“就是,就是,今天是过年后的第一天,就算是大家聚会吧。”  莲花面对大家的邀请,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也不好意思再拒绝,就讪讪地说,“看我们娘俩给几位兄弟带来不便,已经不好意思了,还得叫你们破费。那好吧,等我们的房子安顿好了,嫂子请几位兄弟去坐坐。”小龙丹依偎在莲花的身边,吐着舌头笑着说:“我给叔叔们打酒喝。”  老老五在孩子肉嘟嘟的脸上捏了一下,“小龙丹就是好玩,有你这句话,叔叔不喝酒都醉了。”大家从兜里纷纷拿出饭菜票交给沈晓明,带着碗盆朝着前面的食堂走去。  沈晓明要了几份大锅的菜之后,又要了2个炒菜和一瓶白酒。大家围着一张圆桌坐下,在各自面前的纸杯里斟了酒。莲花不喝酒,大家也不勉强,所以就给她倒了一杯开水,给孩子要了一瓶本地产的果汁。大家开始喝酒。莲花站起来,端着纸杯,“我以水代酒敬各位兄弟一杯。”  大家都站起来,纷纷端起杯,坐在我旁边的老四说:“嫂子,这么多一口哪能喝完啊,一人一口吧。我先和大嫂来一口。”他这小子,总是想占便宜,嘴一张,我就能看见他的肛门。呸呸呸!吃饭时不想这个,恶心!几个人都笑了,唯有我一肚子醋意闷在那里不说话。“还是大家一道喝吧。”于是,大家都抿了一口酒。大家说着笑着喝着。  “我晓得,你们老大没老大样,很抠门,请几位兄弟多包涵。”莲花趁大家吃菜时说。  “嫂子,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,我们哥几个都知道,像我们,要地位没地位,要身份没身份,就别提钱了,生活都不容易。虽说现在我们都有机会转为公办教师了。但干了二十年的民师,虽说现在工资涨了一些,但最多的越工资也不过四五百块钱,还不够人家一条烟的钱,我们远不如出去打工呢,不是指望转正,早就不干了。”沈晓明在一旁诉苦着。  “老二说得对,我们这些民师差不多是社会上收入最低了。每年过年,那些在外打工回家的人哪个不比我们拽哦。”老三也见缝插针。  老五微醉着脸,也补充着,“说实话,不怕嫂子笑话,我知道我对不起家人,没本事挣钱,又不舍得丢弃这行,所以我这些年的寒暑假都是到城里的浴室里干临时活呢。”  我知道老五说的,他这小子两孩子,上有老,家里负担很重,进修期间的学费都是拼凑的。所以他利用寒暑假去澡堂里干搓澡工。  气氛有些沉闷。沈晓明绝对不对头,赶紧转移话题,“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。”他又侧过头朝我看看,“老六,你情绪不对头啊,老大不在,你也不多担待一些,你咋不和嫂子喝酒呢?”这小子故意用“嫂子”的称谓来刺激我。我的酒量不好,喝了一点酒就上脸,我一听他的话,就来气,于是我僵硬着发红的脖子,青筋爆出,回了一句,“你自个照顾好自己吧,多管闲事。”  沈晓明知道我的性格,也不和我较真,“看你,劝你喝酒,又不是劝你赌博。喝点酒就能进入状态啊。”他又是拿下午的事来奚落我。其他几位都窃窃地笑着。我懒得搭理他。这时,莲花接过话题,“大军他酒量不行,别叫他喝了。”小龙丹早就把饮料喝完了。摸着他的肚子,估计是吃多了,仰着头,看着他的妈妈。    四    晚上,大家都和衣而睡。沈晓明在我对面的上铺上对大家说,“今晚的灯就不用熄了,最好我们哥几个轮流值夜。当然,老六最小,你就不用值夜了。”  老三在下铺跟风,“老二,你是怀疑老六监守自盗吧。老六有那心,也没那胆。”  我的自尊受到严重的侵犯,我狠狠地回击道,“你们俩狼狈为奸,该防着才是你们呢。”我有些气急败坏。  “好了,好了,各位兄弟都睡吧,你们都不是那样的人,我要是怀疑你们的人品,我也不会在你们的寝室里借宿了。”  “那好吧,但灯就不用关了。”沈晓明对离开关最近的老五说。   共 710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
昆明最好的癫痫专科医院
治疗羊角疯哪里看的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